本文转载自:美文学分享网

你小时候的记忆去了哪里?

您在小学甚至小学还记得多少?

为叙述起见,您会发现只有记忆的各个部分被记住。那么我们的童年记忆去了哪里?

心理学家称这种戏剧性的遗忘为“儿童健忘症”。平均而言,人们在三岁半之前不记得任何东西,并且在此期间的记忆是空白的。 埃默里大学(Murray University)的帕特里夏·鲍尔(Patricia Bauer)说:“这一现象值得我们进行长期观察和研究。这是一个悖论:幼儿会在生活中留下对事件的记忆。但是当我们长大后,我们几乎没有记忆我们童年的时代。”

直到最近,科学家终于开始逐渐破解这个大脑难题。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为了长大成人,我们的大脑必须“清空缓存”,这是童年的大部分记忆。

在20世纪初期,弗洛伊德的名称为“儿童失忆症”。他认为,在成长的过程中,人们为了保护自己,抑制觉醒所带来的沮丧和不安,已经忘记了童年的原始生活。尽管一些心理学家对此表示赞同,但对“儿童健忘症”的最常见解释是,儿童直到7岁才开始形成稳定的记忆。尽管没有证据支持这种解释。近一百年来,心理学家一直认为婴幼儿的记忆力不是持久的。

1980年代末标志着儿童心理学改革的开始。鲍尔和其他心理学家开始测试婴儿的记忆力。他们首先执行一系列动作,例如制作一个简单的玩具,轻按它,以及看孩子是否可以模仿正确的动作。

几个连续的实验表明,尽管有这些限制,但确实存在3岁及3岁以下儿童的记忆。在6个月大时,婴儿的记忆力至少持续一天;在9个月大时,持续1个月;当它是2岁时,它会持续大约一年。在1991年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四岁半的孩子能够回忆起18个月前去迪斯尼天堂的详细记忆。但是在六岁的时候,孩子们开始忘记了。在2005年的一项实验中,年龄在5岁半以下的儿童在3岁时回忆的经历超过了80%,而年龄在7岁半的孩子所记忆的回忆不到40%。

这项工作揭示了儿童健忘症的核心矛盾:婴儿可以在生命的头几年创造并获得记忆,但是这些记忆中的大多数消失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成年人遗忘的记忆。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记忆的持久性需要语言和自我意识,而婴儿和幼儿缺乏这种能力。但这不是最终的解释。由于某些动物的大脑复杂,但没有达到人类自我意识的水平,例如小鼠,因此它们也失去了婴儿期的记忆。因此,研究人员推测这种脑大的动物应该具有与人类相同的生物学基础。那会是什么?

从出生到青春期,我们的大脑一直在铺设电路,并用脂肪组织使它们增厚,以增强其导电性。在大量生殖生长中,神经元之间已经建立了无数新的桥梁。早年的大脑细胞之间的联系比成年时期更多,但大多数都断开了。每个人的大脑质量都是由每个人利用其独特的基因和经验来塑造大脑,以适应环境而产生的。

但是正如研究人员发现的那样,这种适应性是有代价的。鲍尔解释说,尽管大脑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但位于不同大脑区域以创建和维持我们记忆的大型复杂网络仍在建设中。因此,在我们生命的头三年中形成的长期记忆是我们所有记忆中最不稳定的,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容易崩溃。

来自多伦多的神经科学家保罗·弗兰克兰(Paul Frankland)及其同事指出,他们研究的小鼠生活在带轮子的笼子里,在某些记忆测试中表现较差。

如Frank所知,在跑轮上锻炼可促进海马体期间新神经元的生长。然而,尽管海马体新神经元的产生有助于成年人的记忆,但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Karl Deisseroth认为,添加新记忆需要忘记一些旧记忆。就像森林里有很多树木一样,海马体只能容纳那么多神经元。新的脑细胞可能排挤其他神经元区域,甚至完全取代它们,这可能破坏或直接重置存储记忆的电路。儿童健忘症的部分原因是婴儿时期神经发育的速度特别高。

为了测试这一点,弗兰克兰将年轻和成年的老鼠从塑料鞋盒大小的笼子里移到了他们从未见过的更大的金属笼子里。研究人员轻轻地猛击了老鼠的脚。老鼠很快学会了将金属笼子与电击联系起来,当它们被送回笼子时,他们感到恐惧。

幼鼠一天后就开始忘记这种联系,成年鼠再也不会忘记这种危险。但是当成年大鼠在电击后跑到车轮上并奔跑(刺激神经发生)时,例如再次出现了幼鼠的失忆症。百忧解(药物),也可以积极刺激神经生长,具有相同的作用。但是当研究人员通过药物或基因工程阻止了幼鼠的神经生长时,这些幼小的动物形成了更稳定的记忆。

为了进一步理解,Frankland使用该病毒将由绿色荧光蛋白编码的基因插入到新生脑细胞的DNA中。发光染料表明新细胞不能替代旧细胞。相反,它们会加入大脑中现有的回路。这表明,从技术上讲,存储我们早期记忆的神经元的许多电路都没有被神经破坏,而是经过了彻底的重组。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很难记住儿童时期的记忆。弗兰克兰德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可及性问题。” “如果无法访问内存,则意味着它已被有效删除。”这种记忆循环的重建意味着,尽管一些童年记忆确实消失了,但仍然有些记忆以一种混乱,间接的方式存在。研究表明,人们可以通过响应特定线索(例如,想象一个特定的位置,例如学校),然后绑定到特定的年龄和相关的记忆泡沫,来检索几个童年的记忆。

即使我们找到原因和方法,我们的童年记忆常常是不真实的。 如加州大学的伊丽莎白·洛夫图斯(Elizabeth Loftus)说,我们所谓的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一个虚幻的景象,是从其他人群那里获得的,或者是在潜意识里梦到然后编织而成的。

在1995年进行的一项开创性实验中,Loftus及其同事为参与者提供了有关童年的故事。参与者不知道的是,其中一个关于五岁时在商场迷路的故事的故事基本上是虚构的。但是,四分之一的参与者说他们记得这种经历。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